达莉娅

在死之前挥霍人生

目光 //明石x审神者友情向//

含大俱利伽罗x审神者

*文中对话里的‘阿’希望能理解成京都腔的感觉

————————————————————————


  

只要是正常人都看得出和明石国行出门逛街绝不是明智的选择。他三步一个哈欠,五步一个懒腰,十步一句累了困了能回去吗,甚至不主动为你拎包提袋子,仅有的优点是外貌足够出挑绝不给你丢人。不易碎却主张易碎的花瓶。

但他脸的价值对身为审神者的女人而言没有任何参考意义。在她就职期间,数十个男性走马观花,就没有见过不美的脸庞。

“……这位客人,您意下如何?”

审神者望着面前整齐码在玻璃柜上的几条领带,伸出手指点了点其中的第一第三和第六条:“请为我包装这些。”

店员恭敬地...

<——可恶。> 大俱利伽罗x女审神者※

写完之后震惊发现这文章正好符合七夕节牛郎织女时隔一年才相见 好巧!

听了那个长期留守语音感觉官方真的很不行啊但在这种不行之中我还是强行挤出了单糖的感觉

算是个平行世界 和本篇不是很有关系 审神者的一些设定也不完全一样 俱利的话 也有所不同吧


——————————————————————————————


审神者与大俱利伽罗并肩而坐,中间隔着一碟丸子和一壶清酒,两只小巧的酒杯在各自的手中。红白绿三色的丸子以一根竹签串起,三串安静整齐地码在画了一支梅的骨瓷碟子中,保持着十分钟前刚被药研端来时的样子。她不敢东张西望,更不敢看旁边的人在干...

真的好久好久好久没有写了 这次只写了一点点点 我发誓写完这次以后我就只写傻白甜啦 超喜欢傻白甜><!再也不让太阳光受伤了

其实就是写了个bad ending 没有说出审神者名字 但是还是强制神隐 并且好感度没满?的结局 不知道能不能这样称呼

保护欲>爱情的结局 并且审神者也变了 因为不再将他视为伴侣 抑或人 又或是忘记自己曾经将他看作过 精神停留在最痛苦的阶段 并且一直循环

————————————————————————


冬日干燥的刺骨寒风在钻...

八月就是八月 八月我守口如瓶

一月你还没有出现
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
四月里遍地蔷薇
五月我们对面坐着 犹如梦中 就这样六月到了
六月里青草盛开 处处芬芳
七月,悲喜交加 麦浪翻滚连同草地 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
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 你是青天的云
九月和十月 是两只眼睛,装满了大海
你在海上 我在海下
十一月尚未到来
透过它的窗口 我望见了十二月
十二月大雪弥漫

“今天是我的生日。”
穿着毛线裙的女子紧而执拗地握着他的手。
“我想你陪着我。”
大俱利伽罗不禁露出一丝要笑的意味。
窗外下着难得一见的漫天大雪,而有她在的地方只有安逸的暖风。他沾了风雪的手像受冻的山泉一般冰凉彻骨,但她较之他显得分外纤巧的手攥着他...

药总为什么这么帅气呢

爱音 刀剑乱舞鸣狐乙女向

每次看到这装了栀子花的花瓶,我都会想起爱音大人。她的声音,她的笑容,她纯洁美丽的为人……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想了。
提及前主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爱音大人若是泉下有知,一定也会想回来。回到……我们的身边。

爱音,爱音,回来吧——来我们的身边。
我们都在等待着温柔的爱音大人。
而不是现在的……

她猛然从梦中惊醒,窒息的感觉惊魂未定。她坐起身,眼睛依然因惊惧而瞪大。帐篷里空气闷热,她摸出水壶灌水。身上的一层薄汗黏着背,衣服紧贴,很难受。
她走出了帐篷。夜晚有星空。透过树枝,能看到满天星光。
巧合。他也在树下站立着。清瘦挺拔的背影直直立于燃烧的小小篝火旁,狐狸不在身边。
他转过头来,没带面罩。俊朗的脸上露出意外的表情。
“...

他陷入烦恼 /月永leoxAnzu/

说在前面的话
关于我什么用anzu的音译:因为我名字里有个安字
关于转校生anzu的性格:因为跟我本人性格很像
关于写这篇连载文章的原因:因为我,很欢喜leo呀!

“我喜欢上了我负责的偶像濑名泉,所属的团队的队长,也就是月永leo前辈。我会向他表白,就在今晚。”
泉:“你这样一波三折地说话是想让我给你来一下吗?”
安子明确感受到身旁穿针走线的鬼龙红郎流畅动作猛地一滞。她看向有着烈焰似的发色而面部线条坚毅有力的友人,他俊朗的脸上出现的神色,与正抱着臂倚在墙上,带着一脸不屑等她下文的濑名泉截然不同。
自沉默中滋生出的一股寂寞覆盖成他的一层脸部阴影。
那样一幅无声凝视她片刻的伤怀神色,在空气中以无形的笔书写出一句无...

爱音 /刀剑乱舞/鸣狐x婶

2.

鸣狐不喜欢她这个玩笑,他肩上的狐狸见气氛僵硬了,终于逮着机会冲出来当和事佬。“主,您好好坐好,当心摔下来啊!鸣狐也很担心您的身体呢,请不要当成儿戏!”

她果然在马背上坐正,表情却有些不对劲。“儿戏?你可尽是会说漂亮话。”她的面色骤然冷了下来,嘴角牵引出一点嘲笑。

“主,鸣狐是一片好意,请您不要用轻浮的话再戏弄他了。鸣狐他本来就不擅长交流,被您这样对待的话也会为难的。”

“你说是谁在不把谁当回事,是谁在耍谁呢?”她眯起了眼睛。

狐狸浑身的皮毛都颤了一颤,它想圆场,在两边人都散发出的冰点气场中三寸不烂之舌却动弹不得了。“主,鸣狐和我都没有这个意思,请您千万不要动气……”

“闭嘴!”

审神者的一声尖锐又高昂...

© 达莉娅 | Powered by LOFTER